2009年06月09日   声色间

我一定是眼花了,居然在《第一财经周刊》上看到郑智化将于6月19日在北京开演唱会的消息。
这是一场我期盼了十余载的演出,但它却放在了北京,远隔千里,让我心头刚滋生的一丝兴奋在数秒内转瞬即逝。我一定是个伪粉丝。
BEYOND、达明一派,这些我挚爱的、陪伴我走过学生时代的乐队组合,曾经同样让人等得心焦,同样让人断了念想,但他们前些年居然陆续来到了上海开唱。我便毫不犹豫地亲临现场,纪念渐行渐远的青春年华。
今年又是怀旧的一年,温拿、黄舒骏、草蜢、姜育恒他们都来内地开演唱会,现在又加上了郑智化。
飞碟群星1993年在上海演出时,自己尚无力承受价格高昂的门票,只能在报章、在电台寻得欢娱。现在他们来了,我已过而立之年,再没有当时的追星热情;他们也已年届半百,走上舞台,更多是为生计谋。
耳畔仿佛响起郑智化的声音:年轻时代,年轻时代,有一点天真 有一点呆,年轻时代,年轻时代,有一点疯狂 有一点帅……
只是,恕我不能捧场了。

2005年08月31日   声色间

经过龙猫和小道的检查,偶的350D并不存在偶所说的问题,看来是偶的心理作用啊~~~

2004年08月27日   声色间

晚上坐757回家,一路上半梦半醒,
达明一派《爱弥留》的旋律却始终在脑子里回荡。
奇怪啊,这首歌N久没听了,却突如其来的冒出来:
请收起你的温柔/浮在水仙中的杀手/请收起你的风流/垂在钟摆间的借口/明白我始终必须远走
周耀辉在达明作品中的很多填词都太过晦涩,这首也不例外。
《我爱达明》是多年前QQ上一位朋友Lucretia的文章,
如今美文尚在,斯人早已不知所踪。
在听到达明将于九月香港开唱的消息时,想起Lucretia、MMX、范立,这三位对达明的音乐有深刻见解的朋友,你们也是我的偶像:)我爱达明!

2004年08月22日   声色间

谢霆锋、Energy、宝儿、安七炫……
恕我不能记忆出那些更陌生的名字,
虽然周五的晚上,在海风中站了近四个小时聆听他们的声音。
周围一张张兴奋的脸上写满了年轻,
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在他们偶像的歌声中尖叫和摇摆,
我甚至感到一丝嫉妒,青春就该如此美好。
BEYOND压轴出场,六首歌唱毕,我从亢奋中回过神来,
台上的他们激情依旧,但再妖娆的青春也难敌岁月,
他们不是十多年前的BEYOND,我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我。
当平生最近距离地望着BEYOND高歌,我却看到了陌生和遗憾。

2004年06月10日   声色间

决定去逛逛上海的几个郊县,一个个排下来,似乎青浦还略具吸引力,因为我喜欢看水。
其实几年前去过一次朱家角,但那次去得匆忙和疲惫,记忆里恍惚只有一堵白墙的影子了。
江南的水乡并无太大的区别,不是沿河而建的木结构民居,就是一座座横卧于河流上的石拱桥。
我穿堂过巷,在朱家角走得熟门熟路,盖因于此。
而穿行间街市上鳞次栉比的商店更让我意兴阑珊,一个上午就逛了个遍。
倒是小镇外围不似镇中间般嘈杂喧嚣,可以让我颇有兴致的欣赏。
但朱家角终究还是太小,商业味道又太浓,闲时来逛逛打发时光尚可,真要把它当作梦里水乡难免牵强和失望。
__
昨天天空太灰,拍出来的照片也是灰蒙蒙的,只好用PS处理了一下,感觉亮丽了许多:

2004年04月27日   声色间

我不是在励志,这个标题只是一部港片的英文译名——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。并不能理解这个中文片名的真正意思,因为我不会粤语。
这是昨天冒雨买来的杜琪峰作品集中的一部,我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把它看完。老片子了,字幕、画面、音乐,都能让你回到上世纪90年代。吴镇宇、刘青云、徐锦江在里面还是一贯的风格,但比现在年轻许多。
很惭愧的是,我没有完全看懂这部片子——只是看到里面夸张的恶搞——混黑道原来也挺有趣——那就足够了。
取出片子的时候,我才看到它的英文翻译,Too many ways to be NO.1,是的,too many ways 。